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流欧阳克】(17)【作者:北斗星司】
【风流欧阳克】(17)【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60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7章、比武招亲,王妃惜弱

  此时的欧阳克,在一阵快慰地刺激后,心里自然是大乐,想起自己将黄蓉、郭芙和郭襄都给玩儿了,这母女三人一起侍寝,真是太也刺激,让欧阳克心里欢喜无比。

  而此时的黄蓉、郭襄和郭芙,这三个姐妹均是躺在地上,都是内心复杂。
  其中郭襄心里倒是最轻松的,毕竟这个女子此时还没有心上人,正因如此,和自己的母亲、姐姐一起陪这个男人干了那些事儿,虽然羞耻,可是此时终究却也没有太大的心理变化,更加上此时的郭襄心里,其实是对欧阳克这个男人大有情意,正因如此,自然更不会因此而怨他。

  而再说郭芙这个女子,此时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她如此屈辱淫荡地侍奉另外的一个男人,也实在是感觉很是难堪,可是这个女子本就心思不纯,外加上被欧阳克地生死符一番折磨,此时锐气尽失,自暴自弃,因此算是认命了。

  倒是黄蓉此时,内心自然无比纠结痛苦,毕竟相比自己的两个女儿,自己身为人妻,身为母亲,居然背叛丈夫,做下这等丑事,虽说是欧阳克强奸,可是刚才自己被那恶贼奸淫之时,发出的那般羞耻的叫声,怎能说是被逼的?

  「欧阳克,你……你杀了我吧!」此时的黄蓉挣扎着坐起身来,随着高潮来临,快感离去,此时的黄蓉的意识也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她贝齿轻咬,眼中已经不在存有那样的怨毒,而是无尽的绝望之色,看起来心死了。

  「娘,你说什么啊?」此时的郭襄,听到母亲居然求死,不禁吓了一跳,立刻拉着母亲的手,「这……这位大哥哥……大哥哥人很好……不会杀你的啊……」
  「襄儿,你……你……」听到女儿居然说出这种话来,黄蓉内心气急,此时她真恨不得一头撞死才好,可是周身无力,连爬起身来,也都十分困难,更别提撞死了。

  欧阳克却是冷笑了一声,说道:「蓉妹妹,你想要死吗?只怕没这么容易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朕的人了,你放心,朕会好好对你的,只要你乖乖听朕的话,朕日后会好好让你的丈夫,女婿和儿子过好日子的,还会封襄儿为大宋皇后,若是你要自尽,你看看,郭小兄弟是郭家唯一的血脉,如果……嘿嘿……」

  「什么?我……我做皇后?!」此时的郭襄听到欧阳克之言,这个才刚刚破身的小丫头全无心理准备,直听的震惊不已,难以置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黄蓉却是一下子听出来了,对方是拿自己丈夫和儿子的性命作为威胁,自己一旦自尽,这恶贼必然不会放过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顾及到自己儿子和丈夫的安全,黄蓉一时之间倒是立刻打消了自尽的念头,寻思:「这恶贼如今占尽优势,又是当朝皇帝,如今靖哥哥为他所制,破虏也在他手上,我一死不要紧,若是连累破虏和靖哥哥也死了,郭家断了后,我怕是万死难辞其罪,不如先留下这条性命,想办法通知爹爹前来助力,救出靖哥哥和破虏、襄儿和芙儿,在自行了断,以证名节……」

  想到这里,黄蓉立刻打消了自己自尽的矛盾,虽然她想的理由很不错,可是黄蓉却羞耻地感觉到,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居然有一个声音在响起:你不自尽,难道不是因为迷恋那恶贼带给你的那肉体欢乐吗?「

  想打这些,黄蓉暗暗心惊,却又羞涩无比,不敢承认……

  欧阳克知道自己已经拿捏住了黄蓉的死穴,而且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魔种之气,这功夫足以让她无法自尽,所以接着欧阳克让侍女们进来,服侍黄蓉、郭芙、郭襄和郭靖、郭破虏、耶律齐以及自己宽衣,然后把黄蓉三女带到附近的厢房休息。
  等到郭芙三女离开之后,欧阳克立刻对郭靖三人用了迷心大法,控制了心神,三人之中,耶律齐和郭靖内力已失,自然无法抵抗,而郭破虏武功浅薄,自然更加无法抵抗,转眼就被欧阳克控……

  「哈哈哈……这功夫当真厉害至极,有了这样的功夫,日后天下谁人是我敌手?」欧阳克十分得意。

  而这个时候的欧阳克,忽然很想试验一下那个所谓的天魔幻境的外挂,因为按照那个外挂的提示,自己可以依靠这个外挂回到过去未来的一些时空,而会去哪些时空,欧阳克是无法确定的,而在离开了这个时空之后,这个时空的时间会自动停止,直到自己回来之后,才会再度行走。

  正因为如此,此时的欧阳克,终于十分满足地得到了黄蓉母女三人的肉体之后,还真想尝试一下,这个天魔幻境,到底能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

  所以,此时的欧阳克,立刻施展天魔幻境的外挂功能,转眼间,欧阳克便成功穿越了……

  ……

  此时,在一间豪华的大屋内,欧阳克此时正坐在桌前,心里简直百感交集。
  「我操!怎么会回到这里呢?」欧阳克心里那是一万个草泥马飞过来,因为通过自己的记忆来看,自己他妈的居然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明霞岛上!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正是自己刚刚到达完颜洪烈的王府的时候!

  欧阳克心里简直是无比的惊奇,真想不到,这天魔幻境功夫居然如此了得!一时之间的欧阳克的内心自然是大喜过望的!

  要知道,这可是三十多年前,这个时期的蓉妹妹还是那么的年轻貌美,并且还有那穆念慈,也是不错,对了,郭靖郭大傻子不是还有个未婚妻叫华筝吗?那也是不错的……

  想到这些美女,欧阳克心里便是无比的开心,回到了这个世界,自己还能有什么可怕的呢?哈哈哈……

  而与此同时,欧阳克也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内息依然是很充沛,还是那个在神雕后期吸取了郭靖、杨过、耶律齐的功力外加逍遥子自身功力的高手,此时浑身真气充沛,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欧阳克相信,此时就是两、三个五绝级别联手,自己也是不惧!

  此时,欧阳克已经知道了,今日就是那比武招亲那一天,按照这个时辰来看,此时应该正是那比武招亲的时候。

  欧阳克如今是完颜洪烈力礼聘的高手,只是,如今的欧阳克,又怎么可能还愿意做完颜洪烈的手下?要知道,前世就是他儿子送自己归西的,而自己如果不是重生的话,谁知道会怎么样啊?所以此时的欧阳克心里是恨透了完颜洪烈父子,又怎么可能还为他们父子做事儿?

  因此,此时的欧阳克嘴角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意,然后身形一晃,便从此时的屋子里窜了出去,也不管自己的姬妾如何,而是直接朝着比武招亲的地点而去。
  但其实,欧阳克当时并没有在比武招亲的现场,并不知道比武招亲具体是在哪个地方举行的,可是这个时候刚巧,那个完颜康的手下狗奴才回来报讯,欧阳克询问他,就知道了比武招亲在什么地方举行了。

  他除了身具金庸小说最强高手逍遥子的深厚武功之外,外加本来的数十年白驼山武功修为,又连续吸了郭靖、杨过和耶律齐深厚的内家真气,武功之高,功力之强,真可以说是震古烁今,无人可敌,此时展开逍遥派的凌波微步,只双脚轻轻一点,瞬间便在十余丈外,形如鬼魅,快若闪电,当真是厉害无比,不过半刻功夫,已经到了比武招亲之地了。

  此时到了这里之后,欧阳克立刻看到,比武招亲之地果然和记忆里射雕英雄传的情节一模一样,此时场中,郭靖那厮和杨康,或者说是完颜康正打斗的厉害,而一旁,穆易,也就是杨铁心,还有一个红衣美貌女子,穆念慈正在观战。
  欧阳克看了一眼穆念慈,她和那个嘉仪公主倒还真是相貌相似,而又看去,彭连虎,侯通海,梁子翁和灵智上人此时都在观战。

  看了一下郭靖和杨康此时的武功,虽然说二人武功在这个年龄已经算是不错了,可是对于欧阳克来说,那也是不足为奇。

  此时,侯通海忽然怒喝:「臭小子,你在这里?」当啷啷一声,从背上拔出一柄短柄三股钢叉,纵身跃入场子。

  欧阳克抬眼看去,侯通海并不奔向郭靖,却是直向对面人丛中冲去。

  一个满脸煤黑、衣衫褴褛的瘦弱少年见他冲来,叫声:「啊哟!」转头就跑。侯通海快步追去,他身后四名汉子跟着赶去。

  欧阳克抬眼看去,登时大怒,原来侯通海和后面黄河四鬼手执兵刃,杀气腾腾地追赶的那小乞丐,虽然脸上涂黑,可是欧阳克也能认出那是黄蓉,这蓉妹妹年少之时自更是自己心中最爱女子,此时如何能让她受这浑人欺辱?于是顺手捡起几枚石子,手指弹动,石子以飞快速度飞击出去,正中侯通海和黄河四鬼的右腿,五人毫无防备,忽然中招,五声惨叫声中,腿骨已经被石子震断,摔倒在地,发抖不已。

  这一下变起仓促,因为欧阳克出手太快,别说是在场这帮老百姓,便彭连虎三人都没看出侯通海五人是如何中招的。

  彭连虎跟侯通海的关系是最好的,此时抢先跑上去,看到地上哀嚎的黄河四鬼,外加虽然腿骨断裂,可是还算硬气,一声惨叫后便不再喊叫忍疼的侯通海,只见五人的右腿腿骨均是断裂,而地上五枚石子,很显然,这五人的腿骨是被人用石子震断的。

  彭连虎暗暗心惊:「这小小几枚石子,居然可以震断侯老弟和沙大哥的四位弟子的腿骨,这发石者的功力之高,简直不可思议!」

  想到这里,彭连虎立刻起身,朗声叫道:「何方高人在此?还请现身相见!」沙通天等高手虽然到了完颜洪烈府邸,可是还没和欧阳克见面,所以此时欧阳克认识彭连虎,彭连虎等却不认识沙通天了。

  而黄蓉本来正在奔跑,忽然见到侯通海五人摔倒,也是一惊,立刻停下身子来,看着侯通海五人惨状,心里也难免有些许兔死狐悲。

  「黄贤弟,你没事儿吧?!」此时的郭靖,已经和完颜康罢斗,接着跑到了黄蓉身边,而黄蓉嘻嘻一笑,说道:「我没事儿,那三头怪也不知怎么的,忽然摔倒,也真是奇了……」

  突然西边一阵喝道之声,十几名军汉健仆手执藤条,向两边乱打,驱逐闲人。众人纷纷往两旁让道。只见转角处六名壮汉抬着一顶绣金红妮大轿过来。

  完颜康的众仆从叫道:「王妃来啦!」

  完颜康眼见竟然惊动了自己母亲,不禁十分恼怒,皱眉骂道:「多事,谁去禀告王妃来着?」仆从不敢回答,待绣轿抬到比武场边,争着抢上侍候。绣轿停下,只听得轿内一个女子声音说道:「怎么跟人打架啦?大雪天里,也不穿长衣,回头着了凉!」声音甚是娇柔。

  杨铁心远远听到这声音,有如身中雷轰电震,耳中嗡的一声,登时出了神,自不必说了。

  完颜康的一名随从走到郭靖跟前,拾起小王爷的锦袍,骂道:「小畜生,这件袍子给你弄得这个样子!」一名随着王妃而来的军汉举起藤条,刷的一鞭往郭靖头上猛抽下去,而此时黄蓉便在郭靖身边,郭靖一把护住黄蓉,侧身让开,随手钩住他手腕,左脚扫出,这军汉扑地倒了。郭靖夺过藤条,在他背上刷刷刷三鞭,喝道:「谁叫你乱打人?」

  旁观的百姓先前有多人曾给众军汉藤条打中,这时见郭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不暗暗称快。其余十几名军汉高声叫骂,抢上去救援同伴,为郭靖一双双地提起,扔了出去。

  完颜康大怒,喝道:「你还要猖狂?」接住郭靖迎面掷来的两名军汉,放在地上,跟着抢上前去,又和郭靖打了起来。

  可是此时和原著不同,黄蓉在此,岂能让杨康放肆?叫道:「你敢打我靖哥哥,我也打你!」边说手上掌法一动,张开家传武功落英神剑掌,上前和郭靖夹击完颜康。

  完颜康本没将这小乞丐放在眼里,哪知对方掌法却精妙至极,这下别说是他,便郭靖也吃了一惊,实在没想到这个黄贤弟,武功居然如此之高。

  而此时黄蓉加入战团,她武功本就高过完颜康甚多,此时加上郭靖,立刻抵挡不住,只是郭靖想到以二对一,胜之不武,立刻罢斗,说道:「不打了,我们两个打你一个,不公平!」黄蓉眼见郭靖罢斗,也停了下来。

  完颜康以二敌一本就不是对手,只是心中颇为不服,心想若是你这小子没这小乞丐帮忙,岂能胜我?当下怒道:「臭小子,是好汉的单打独斗,找帮手算什么好汉?!」

  「小王爷不用怕,待老朽收拾这两个小杂种!」完颜康话音刚落,便有一人大喝,接着,说话的人也就是妖僧灵智上人扑了过来,对着郭靖黄蓉袭击而来。
  他掌上劲力何等了得,又是掌中带毒,此时若是击中郭靖黄蓉,二人非死即残,一旁的欧阳克早就已经石子再手,立刻准备弹出,先废了这老和尚的手掌再说……

  可就在这一瞬间,人丛中一人喝道,「慢来!」一道灰色人影倏地飞出,一件异样兵刃在空中一挥,灵智上人的手腕已给卷住。灵智上人右腕运劲回拉,哒的一声,把来人的兵器齐中拉断,左掌随即发出。那人低头避过,挡在郭靖黄蓉身前,阻止这妖僧在继续攻击。

  众人才看清楚那人是个中年道人,身披灰色道袍,手中拿着的拂尘只剩一个柄,拂尘的丝条已让灵智上人拉断,还绕在他手腕之上。

  那道人与灵智上人互相注视,适才虽只换了一招,但均知对方了得。

  而这道士,正是全真教的王处一了。

  而此时,彭连虎看到了王处一之后,立刻上前道:「不知道长法号啊?」同时心里想到:「看刚刚这道人和灵智上人交手,功力虽高,可是谅来不足以发出那石子之力,可到底是谁干的?谁能有这等神奇莫测的功力?」

  那道人并不答话,伸出左足向前踏了一步,随即又缩脚回来,只见地下深深留了一个印痕,深竟近尺,这时大雪初降,地下积雪未及半寸,他漫不经意地伸足一踏,竟连雪带土,踏出了这么一个深印,脚下功夫当真惊世骇俗。

  彭连虎心头一震,问道:「道长可是人称铁脚仙的玉阳子王真人吗?」那道人道:「彭寨主言重了。贫道正是王处一,『真人』两字,决不敢当。」

  彭连虎与梁子翁、灵智上人等都知王处一是全真教中响当当的角色,威名之盛,仅次于长春子丘处机,虽久闻其名,却从未见过,这时仔细打量,只见他长眉秀目,颏下疏疏的三丛黑须,白袜灰鞋,衣衫整洁,似是个着重修饰的羽士,若非适才见到他的功夫,真不信此人就是独足跂立、凭临万丈深谷,使一招「风摆荷叶」,由此威服河北、山东群豪的铁脚仙玉阳子。

  便在此时,忽然,杨铁心一把跑过来,抓着郭靖的手臂大声问道:「小兄弟,你是叫郭靖是不是?你是叫郭靖是不是?!」言语之间甚是激动。

  而这「郭靖」二字一出,那娇子当中传来一声惊呼,而杨铁心此时却未注意。
  郭靖此时不知杨铁心如何知道他的名字,可是还是老实回答:「是的,大叔你怎么知道?」

  原来,就在刚刚,正在注视包惜弱的轿子的杨铁心,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杨铁心,在这里给你出头的那位少年,就是你义兄郭啸天的遗腹子郭靖,快去和他相认!」

  这声音只杨铁心一人可以听到,别人均无法听到,但对杨铁心来说,却是清晰无比,同时也是无比震撼,于是管不得什么王妃,直接来问郭靖。

  而这以传音入秘跟杨铁心说话的,自然就是躲在一旁的欧阳克了,他很有兴趣,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此时的杨铁心得到郭靖回答,又赶紧问道:「你父亲姓郭名啸天,你母姓李名萍,是不是?」手指紧紧握住郭靖臂膀,眼睛牢牢盯着郭靖面庞,再仔细看着他脸上形貌神情,心中已然是确信无疑。

  郭靖讶然看着杨铁心,挣不脱手臂来,回道:「正是我父母的姓名,大叔你如何知道?你认识家父么?」语音也有些好奇激动。

  杨铁心并不放开郭靖手臂,竟像是怕他就此消失一般,十八年了,整整找了十八年,终于叫我找到义兄啸天公的子嗣了。

  杨铁心稍微平复了一番心中乱成一团的思绪,颤声道:「我姓杨名铁心,正是你父啸天公的结拜兄弟!」

  他这话刚说完,场外那轿中一阵晃动,一个容颜绝美,身穿华丽宫装的中年女子双手扑在地上,旁边的侍女赶忙上前相扶,她却挣扎着爬起来冲向穆易,嘶声道:「铁心,铁心,是你么?是你么?」接着转瞬间扎进杨铁心怀里紧紧抱着他不放。

  杨铁心长叹一口气,松脱了郭靖手臂,双眼向天,眼中含泪,嘴角抖动不已。他当日在马上中枪重伤,被邻村农户救起,为了寻找她和义兄妻儿东奔西走、颠沛流离十几年。而自己的妻子,如今却嫁入了大金国王侯之家,享受着荣华富贵。
  她那天怎么逃离险境的?那些天杀的贼兵如何能放过她?她是何时嫁给这个完颜洪烈的?杨铁心自然全然想不到了,此时包惜弱一手紧紧拽着他衣衫,在杨铁心怀里嘶声拗哭,杨铁心此时却不敢稍动,他一肚子的疑问未能尽释,却又如何能与自己的发妻嚎哭相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