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旷工日了窝边草】【作者:陈江落雁】
【旷工日了窝边草】【作者:陈江落雁】
字数:32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金矿老徐五十五,

  退修寡居一人住,

  有个邻居杨红艳,

  夫妻两人忙挣钱,

  搬到城里包活干,

  把妮扔给爷爷管。

  妮的名子叫晓慧,

  那年整好十五岁,

  出略已成大姑娘,

  奶子隆起腚挺圆。

  奶声奶气总爱笑,

  就是嘴儿有点谗。

  爷爷常去把门串,

  晓慧跟着瞧新鲜。

  一来二去混熟了,

  晓慧经常跑去玩。

  老徐孤独一个人,

  早年丧偶没续弦,

  见着晓慧挺亲热,

  晓慧更是挺喜欢。

  晓慧零食不离嘴,

  杏儿酸酸桃儿甜。

  看着老徐高兴时,

  时常还想要毛钱,

  老徐有钱不在乎,

  慧要一毛给两元。

  晓慧胃口逐渐长,

  开始想把时装想,

  上露乳沟下齐屄,

  穿着舒服又洋气。

  金黄来绿弯弯曲,

  百分百的回头率!

  一身打扮好几百,

  凭空伸手口难开。

  如果不让他就范,

  露沟齐屄没胜算!

  晓慧开始范思量,

  最好爬上他的床,

  他有鸡巴我有屄,

  肏进屄里准有戏。

  正午太阳刚偏西,

  晓慧两眼笑眯眯,

  悄悄又到老徐家,

  上床脱去鞋和袜。

  老徐端酒转头看,

  忙把脚丫来夸赞:

  洁白如玉俩丫丫,

  赛似灵童小哪吒,

  粉红脸蛋樱桃口,

  快让爷爷瞅一瞅!

  听到夸讲心欢喜,

  齐屄短裙忙撩起,

  又是蹦来又是跳,

  床上被面乱糙糙。

  老徐欲火被撩起,

  放下酒杯看仔细。

  晓慧见壮继续撩,

  先脱上衣露乳头,

  乳头顶端红油油,

  幼乳恰似小馒头,

  雪白如玉肉透透,

  左摇右晃擅悠悠。

  后脱裤叉露小屄,

  小屄毛毛还挺稀,

  毛毛中间有肉缝,

  缝里暗藏桃花洞,

  桃花洞洞深几许,

  不进洞洞谁能知?

  老徐正值五十五,

  中午刚饮二两酒,

  盯着慧的小屄缝,

  裆里鸡巴似铁硬。

  走近细看小屄屄,

  屄毛稀疏毛蓉蓉,

  翻开屄缝里边看,

  屄果嫩肉在乱擅!

  真想肏进桃花洞,

  不知可行不可行?

  晓慧紧把老徐喊,

  爷爷爷爷快肏俺!

  你的鸡巴想肏屄,

  多次见你撸鸡鸡,

  龟头大大会呼吸,

  喷出一股白东西。

  我的小屄如花苞,

  没个选来没个挑,

  手指进出摇摇摇,

  屄缝成洞水涛涛。

  老俆一听心欢喜,

  小小年纪挺懂地。

  晓慧情绪挺着急,

  面红耳赤急呼息:

  爷爷快快肏我屄,

  开苞见红探仔细。

  爷有情来我有意,

  真爱爷的大鸡鸡。

  快快肏我小嫩屄,

  不行俺就帮您吸!

  老徐连忙挺鸡鸡,

  上九下九插进去。

  晓慧一直喊用力,

  恰如打了兴奋剂!

  朴滋朴滋肏进去,

  桃花落红流密汁。

  蜜汁流了半面被,

  被面潮红怎入睡?

  老俆上床擦密汁,

  晓慧忙把鸡巴吸,

  彼此添吸六九式,

  两股雄浆射嘴里!

  吃完雄浆鸡不起,

  不情不怨收起屄,

  人家骚情刚升起,

  你却射到俺嘴里!

  要求老徐买花衣,

  爷爷如果买花衣,

  经常让爷肏我屄,

  舔吸爷爷小鸡鸡。

  老徐心里细盘算,

  买身花衣多点钱,

  开苞釆阴真划算,

  含苞嫩屄多新鲜!

  老晓想好怎么办,

  轻声笑语来呼唤,

  晓慧快点出来吧,

  爷爷不在吵你拉,

  你爹你妈不在家,

  爷要把你拉扯大,

  不怨你去老徐家,

  哪里好玩你去哪!

  你跑我追多半天,

  一身臭汗脏衣衫,

  天已渐黑没做饭!

  晓慧听到爷爷唤,

  依然装做没听见,

  听到爷爷态度变,

  含情默默细声劝,

  故意装做挺生气,

  坚持爷爷要道谦!

  如不道谦不出来,

  更别一起吃晚饭,

  绝食不吃直到死,

  让你老晓丟大脸!

  老晓一听意念转,

  你要出来我道谦。

  晓慧突然面前站,

  老晓赶忙把腰弯,

  欧打孩子我不对,

  晚上请你吃大餐。

  晓慧一听哈哈笑,

  真是爷爷好老晓!

  有于时间已太晚,

  咱到外面吃一点。

  晓慧听了把头点,

  餐着爷爷进酒馆。

  进了酒馆桌榜坐,

  大碗羊肉夹泡馍,

  老晓要了一瓶酒,

  晓慧抢先喝两口。

  旁桌一对在热恋,

  男把女的奶子转,

  女的丝毫不示弱,

  顿下身体掏鸡窝。

  晓慧似胡早见惯,

  老晓鸡巴直打擅!

  酒后老晓红满面,

  舌直说话有点难。

  酒足饭饱回家转,

  老晓思索怎么干?

  晓慧折腾一整天,

  脱衣上床入了眠。

  决心要把孙女管,

  热恋画面脑浮现!

  要按白天熟思想,

  坚决要把孙女绑。

  找来粗绳好几串,

  伸手来把被子掀。

  被子掀起一点点,

  露出孙女小俊脸,

  下面窄些上面宽,

  两道眉毛细细弯,

  似笑非笑两酒窝,

  粉红粉红脸蛋蛋。

  放下被角手发擅,

  好似当年小少年!

  伸手再把被角掀,

  乌黑青丝脑后盘,

  油光光发亮闪闪,

  脖颈肌肤美如雪,

  有如西施美娇娥!

  放下被角手发热,

  汗浸手心心多索!

  伸手再把被角掀,

  肉肉脚丫现眼前,

  两只脚丫床面展,

  一只后来一只前,

  不由自主再上掀,

  小小内裤身上穿,

  觉着腚膀圆又圆!

  放下被角额头汗,

  到底向后还向前?

  思前想后饶床转,

  老徐是个大坏蛋!

  我的孙女他敢肏,

  真想杀后再抛尸!

  老晓正在细丝念,

  孙女恰好把身翻,

  整张被子落地下,

  老晓弯腰忙去捡。

  拾起被子正要盖,

  玉乳带红肚脐眼,

  晓慧伸手裤叉内,

  进进出出有滋味!

  老晓伸手抓晓慧,

  手指淫液让人醉!

  老晓酒劲冲顶梁,

  晓慧闭眼骂起娘。

  老徐你个坏老头,

  抓着我手不自由!

  老娘今年整十八,

  爱让谁插谁就插。

  老徐鸡巴早已软,

  要不咱就肏一晚!

  老晓听的真真地,

  晓慧叫的是老徐!

  老晓不想再犹豫,

  一下弄出大鸡鸡,

  直接弄进慧嘴里。

  晓慧虽然没睁眼,

  舌舔马眼打转转。

  老晓很快鸡挺起,

  脱去慧的小内衣,

  露出鲜红小屄屄。

  老晓直插屄缝里,

  暖流缠绕真得意,

  进进出出只几下,

  心跳加快流哈拉。

  老晓肏的正起劲,

  忘了肏的是孙女。

  晓慧突然一睁眼,

  急气娇休高声喊,

  娘的爷爷干我呢!

  屋内办事高声叫,

  屋外姥爷听到了。

  姥爷听声急敲门,

  惊坏屋内肏屄人。

  一个嫩屄都想着,

  还要上来多少人!

  外面姥爷急敲门,

  急坏屋内肏屄人。

  孙女瞪着爷爷看,

  骚不啦几真混蛋,

  不顾人伦肏了俺,

  叫来姥爷把能显!

  老晓心里挺着急,

  这事不能传出去,

  王三是个小混混,

  没事有事想肏人。

  年轻肏了红艳娘,

  忍气喷声过一场。

  红艳城里去卖钱,

  原由多是躲王三。

  王三乱伦无人性,

  爬灰儿媳更要命,

  三个儿媳全睡过,

  二个女儿更遭秧,

  大女十四收了房,

  二女十三开了装。

  如今王三来敲门,

  不知着了哪路神?

  走出房门开院门,

  门外走进鬼一人,

  满头乱发蓬头卷,

  一身酒气扑面门,

  上衣开怀露酒桶,

  腰见拴着捉狗绳,

  酒足饭饱打着嗝,

  踏着拖板进了门。

  老晓赶忙让王三,

  不知何事要进言。

  王三直言不避违,

  听说晓慧被徐奸,

  晓慧是俺外甥女,

  恩是恩来怨是怨。

  老晓忙让屋里坐,

  新近事由说一遍。

  王三听后把头点,

  决断宜早不易晚。

  赶忙叫醒晓慧女,

  指认老徐把她奸,

  敢肏就得负责任,

  晓慧必入徐家门,

  晓慧如若没人娶,

  今后活着咋做人。

  老晓去叫小晓慧,

  晓慧根本没入睡。

  晓慧同意去指认,

  想看老徐出洋像。

  三人合计立即去,

  出了家门入徐宅。

  徐宅大门虚虚开,

  王三带人都进来,

  院里站满混世主,

  老徐屋里吓尿裤!

  晓慧指认徐强奸,

  如今精液屄内粘。

  老徐理亏全招认,

  双膝跪地求开恩。

  王三忙把徐扶起,

  恩怨都要讲个理。

  你肏晓慧捡便宜,

  今后她做你的妻!

  听说你有儿和女,

  断绝关系必须地。

  要么法院把你告,

  强奸要判十年牢。

  外面找来纸和笔,

  按字画押带录音!

  老徐实在没办法,

  儿女关系都断了,

  晓慧嫁了徐老头,

  吃不愁来花不愁,

  爷爷姥爷常来往,

  闲着无事推麻九,

  炒点小菜喝个酒,

  烦心事不挂心头。

  日头月姥伦番转,

  生活在平常人间。

  我是一个老淫棍,

  淫诗艳词泄世愤。

  久积辛酸喷泄出,

  进进出出得幸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