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接受老师
接受老师
 走到浴室的时候,我已经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了。浴室的门果然没有反锁,我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
-  或许是哗哗的水声以及自己轻哼的歌谣使得背对著我的席静老师并没有留意到有人进入这私人的禁地,她依然愉快的拿著花洒冲洗著自己的身体。她娇好的身躯隐藏在弥漫的白雾中,花样般的背影诱惑著我的欲望。
--
我除掉了被白雾打了磨沙的眼镜,轻轻的放在洗漱台上,悄悄的带上门,准备突袭正在享受温热洗浴中的美女。
-
-  我学著那些成人片中的强奸手段,猛的上去一手紧按住她的檀口,一手横胸抱住她。奇怪的是她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头都没有回一下,反而伸出只手向後抓住我胯下的家伙。美女没有想像中的挣扎使得这强奸的罪恶刺激感一点没有得到满足,我凑到她晶莹的小耳朵旁,故意装著恶狠狠的语气。-

-  「小美人,你太美了,我要强奸你!」-
-
她「呜呜」了几声才提醒著我放开捂著她小嘴的那苹手。这时候她才笑著道∶「哪有人要强奸别人一入浴室也不看是男是女就在室外把衣服脱了精光的?」-
-
真气,一开始她就发现我了,难怪怎麽镇定自若。
--
「我已经尽可能的轻声进来了,你怎麽会发现我的?快招!」我转过她的身躯看著她不服气的说。
-
-  「我的傻李老师啊,你当别人也是近视眼吗?这里有块这麽大的镜子,你一进来人家就看到了!」她瞧著我那傻样笑得花支乱颤。-
-
妈的,刚才我怎麽没注意,居然被面镜子给出卖了。-
-
哦,难怪我说你未卜先知。呵呵,呵呵!」我尴尬的傻笑著。-
-
「你呀,人看起来蛮精明的,却常犯这种傻冒的事!可爱的呆子!」她笑意盈盈的用纤指点了点我的鼻子。-

-  「呆是呆,不过有人喜欢呆子啊!」说著我张开嘴对著她的玉指轻咬了一下。-

-  「哎哟!你这坏蛋!讨厌!」她抽回秀手轻轻在我肩头打了一下。
-
-  我突然双手箍住她柔软的腰身,俯过头去吻上她的香唇,她粹不及放下被我亲吻,一口气没提得上来,檀口发出「唔唔」的抗议声。我放开她开她的香唇只等她呼吸了一下又重重的吻了下去。我的舌头叩开她的贝齿,和她甜馨的小舌搅和在一块。终於她的纤手缠上我的脖子,原本顶著我的胸口的两个肉团也越来越急促轻抖著。
--
良久,我才饶过她美丽的小嘴,吻起她的玉颈,她配合的仰了仰头更方便我逐寸的爱抚。我坐到了马桶盖上,揽著她坐到我的腿上,顺著她刀削的香肩,找到了我最爱的两座玉峰,一口吞住一个,一苹手抓住一个。我边用舌尖舔著峰顶上最诱人的极点,边用两指揉捏著另外一个极点。不消片刻,两个乳头被我玩得硬实起来,是时候探查一下下面的情况了。
--
我的嘴再度吻上她的红唇,拚命的啜吮著她的芳津,贪婪的恶手向她合拢的大腿根摸了过去。掌心揉著一片黝黑的毛毛,中指点著她的阴核转的圈的揉著。骤增的兴奋使得我怀中的人儿抖了抖娇躯,她腾出只手也抓住我顶著她腿侧的肉棒,无规则的套弄著。
-
-  当我触到她的桃源洞口时,手指已经被两片花瓣上的雨露弄得粘粘滑滑的了。我两指一伸,插入了她火热的洞穴中。席静老师的阴道本来就紧凑窄小,再加上她并著两腿坐著的,尽管我的指头比起胯下那条枪要细小得多,仍感到被内壁的嫩肉紧裹著。我轻轻的小心抽动著手指,她忍不住松开了和我吻得难舍难分的小嘴,开始舒服的淫语起来。
--
「小蜜瓜,你的小手怎麽罢工了?」我坏坏的笑著对她说。-

-  「喔┅┅不来了,你坏死了!弄得人家那样,哪还有精力替你开工?喔┅┅慢┅┅慢点┅┅」她一边享受著我给予她的快感一边向我撒嗔。
--
「哦?弄得人家那样?哪样啊?」我故作白痴,还加速的抽动了几下做怪的两个指头。-

-  「坏蛋,咬你哦!」她娇羞万分的埋首在我肩上,真的轻咬了我一口。
-
-  「小蜜瓜,我想要你另外一张小嘴咬我!」我凑到她耳旁坏笑道。
--
别看席静老师平时热情大方,一旦和我亲热的时候,常常被我两三句话就诱得她面红耳赤的。她娇羞的从我身上站了起来,两腿跨开,对著我早就不安分的小弟坐了下去。她太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力,也太低估了自己令我欲仙欲死的蜜穴,我的肉棒只触到了她的两片阴唇因太紧而不得入滑开了。
-
-  「死人啊,你看你的小弟不听话!你还不抓住它!」她没怪自己的不专业反对我撒起娇来。-

-  「小蜜瓜,不是我小弟不听话啊,是你的门关得太死了,你用手指把门打开嘛!」我笑著说。-

-  虽然和我亲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让她自己把最神秘的禁地暴露在我面前还是第一次。尽管她的脸娇艳欲滴,但她还是依言用两根纤指把阴唇撑开了。看到那暴露在眼前粉红内壁,我心跳加速不少,也不在逗她,扶正我的肉棒对准了她的蜜穴,她随即坐了下来。谁知她坐下之後一动不动,我哭笑不得。-

-  「乖宝贝我的小蜜瓜哟,应该是你主动才是啊,我坐这马桶盖上动不了啊!」
-
-  她红著脸可爱的咬著樱唇恨恨的说∶「都是你了,在这里对人家使坏,害人家都不知道怎麽做!」接著想想又不忿的用粉拳大力捶了一下我的肩。「人家哪有你这坏人经验丰富!哼!」
-
-  她的话让我想起曾经和我有过丰富经验的梁佳来,想想现在不合时宜,我忙哄她。
--
「小蜜瓜别生气哦,要不喜欢我们就到床上去,好不好呀?」-
-
「不去了,这里做也很有意思,人家也想试试!」席静老师没和我在浴室做过,也有点期待这新的环境。
--
接著她依我的吩咐开始上下挪动著身体,每一次她的主动都让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我一手在她平滑的背上来回爱抚,一手则抓住一苹跳动的乳房不住的揉捏。她的技巧渐渐成熟,移动的速度也开始加剧,她的秀发早已散乱,不停的拂扫著我的脸,我的肩。
-
-  「啊┅┅要来了!」-
-
她的一声娇吟刚过,一股热浪流出了体内,渗出了我俩的结合处,她也累得爬在我肩头,娇喘细细。-
-
我爱怜的摸著她秀美的长发,温柔的道∶「累坏了吧?下面该我伺候我的小蜜瓜了!」她没回答,只用鼻子轻轻的哼了哼。-

-  我的小弟还坚挺的留在她体内,我一把抱起她到洗漱台前,放了她下来,让她两手撑著台上,翘高她的香臀。我把肉棒对著那淫水潺潺的洞口,腰部一挺,顺利的进入了。我慢慢的抽送著,把她正慢慢消退的快感再度激起。
--
「嗯┅┅嗯┅┅」-
-
她又开始了淫语。我腰部越来越紧,撞击在她香臀上的声音一记比一记清脆。-

-  「啊┅┅」-

-  随著席静老师的又一声娇吟,我的精流冲进她的体内,把她本来就失守的花房再次攻破,她也跟著丢了。我不忍伏在比我还喘得厉害的她的背上休息,拔出二度征战的小弟站直身子。
-
-  「小静,来,我们去洗好身子,上床休息了!」我轻轻的拍著她的柳腰。
--
「好累了,人家没力气了!」她还赖在洗漱台上不肯起身。-

-  我伸手抄起她的腰身,让她依靠在我怀里。
--
「小蜜瓜,怎麽才两个回合就累成这样啊!」我轻轻的调笑著她。
-
-  「欺负人家成这样你还笑!」她星眸半闭满脸桃红的嗔道。-
-
「好好好,我现在向你赔罪,让我把小蜜瓜洗白白!」-

-  相信没有哪个男人会对自己征服的女人的嗔怪而在意,相反那种自豪感会淹没一切。我大笑著抱起她,向浴缸走去。
--
终於能躺到床上了,风雨过後的席静老师又乖又温和的样子让我心中爱意狂升。我伸出手掌轻轻的摩挲著她嫩红的小脸,微微笑道∶「小蜜瓜,刚才快乐吗?」她满足的点点头。「不知道为什麽,这次比前几次都要好,舒服得人家都没力气了!」
--
我笑了笑,其实答案我早有了,随著对她的爱越来越深,让我逐渐没有保留的倾出我的爱,一次次的语言调情更容易刺激了她的欲望,再加上今晚的酒後借兴,因此她会有此一说。想到这,我心里下了个决定。-

-  「小静,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希望你能给我答案,好吗?」我吻了吻她的脸正容道。
-
-  「嗯,你说吧,我在听。」她有点诧异。
-
-  「那天我喝醉了,你应该有能力拒绝我,为什麽你没有?是不是你知道我刚和梁佳分开,所以┅┅所以你想借你来给我安慰?」我怕她多心,没敢直接说她趁虚而入,或许实情真是如此。
-
-  「不,不是的!」谈到了这个话题,她有点慌乱的爬起身子。「少枫,在大学里我就喜欢上了你,你知不知道,我爱了你四年。」
--
我不忍看到她急成这个样子,一把搂著她,让她的头枕在我温暖宽阔的胸膛上。「小蜜瓜,别著急,我没有怪你,虽然当初我不知道,可现在我知道了。从你为我做的饭菜上我看得出来,你当初应该没少和肥波他们打听我的食谱吧?」她郝然的点了点头。
--
「我李少枫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得到美如天仙的小静垂青,我除了感激老天爷对我的厚爱,只能爱死我怀里这个美女了!」说完我低头轻吻了她的额头,握著她香肩的手更紧了。-

-  「少枫,我虽然没见过梁佳,但我想她一定是个很值得人爱的女孩子,我明白你心里舍不下她,但我不怪你,尽管现在的你并不完全属於我,但我有你在身边,我很知足了!」席静老师的俏脸贴在我的胸口上,深情款款的说。-

-  我一震下惊异的看著她,想不到身边这美女如此细心,她竟洞察了我的心思。-

-  「对不起,我一直没敢告诉你!我确实舍不下她!」我歉意的道。
-
-  「人家又没有怪你,假设李老师是这麽个薄情寡意的人,人家那晚上才不会给你!」
--
说得好,果然是我命中注定的妖精,早看清了我是个重情重谊的人,根本不管以後让我头大的事。-

-  「我要是找到梁佳的话,你该怎麽办呢?」我苦笑著看著她。-

-  「什麽我该怎麽办?那是你的问题,应该说你该怎麽办。我才不管!」刚才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一下换了副痞女样,我看著暗暗心惊。
-
-  「小静,明天我想回去了,回去看看学校里假期的工作安排,还有趁著年前把我爸妈的医疗保险什麽的给办到这边来,如果可以的话,嗯┅┅我还想找找看能不能找到梁佳!当然,今年过年我肯定要在A市过了。」我沉思了一会说。-
-
听到我最後一句话,席静老师本是竖起耳朵听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你决定明天就走吗?」
--
「嗯,现在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我想给我们学校的校长也捎点年货什麽的。这次我爸住院校长也借了我一万五,这个人情是要还的!」
-
-  她边听边点点头,还坚持要和我明天去年货市场看看,我找不到反对的话,只好答应了。-
-
「少枫,过年你一定要来我家吃顿饭好吗?叫伯父和阿姨一起去。」这也是个躲不过去的人情债,我点了点头。-

-  「记得你要穿上西装哦,人家想看你帅帅的样子!要是戴副隐型的眼睛就更好了!」这傻丫头看我点头答应了自握著两苹小手在那憧憬起来。-
-
「你知道为什麽人家今天那麽多牌子的西服都不挑,只买了「红豆」的呢?」忽然想到某事,她又爬起身来盯著我说。
-
-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我略带低沉的声音吟出王维这首千古流传的诗句。
-
-  「你明白我的心意就好!嘻嘻!真好!」她又挤进我怀里腻著我。-

-  从头到尾,席静老师对我的爱是那麽鲜明和强烈,让我欲拒无从。第一次和她的结合本以为这会是我今生的一次美好回忆,却想不到因为她对爱的执著使得我破碎的心再度重拾。梁佳,唉!也许再见到她的时候就是一段远去了的回忆!一段痛彻心菲而又深情刻骨的回忆!明天的离别在即,我难道不该对我身边这火热的美女说些什麽?
-
-  我忽然翻了个身,把枕在我胸口上的美女压在了身下,我深情的目光注入她异彩连连的美目里。「席静老师┅┅我爱你!」-
-
她眼内的异彩连连扩散,逐渐渗出了晶莹的泪水,忽然她不顾一切的搂著我的脖子,拉著我紧贴在她赤裸而温暖的胸膛上,似乎要把我融入她的生命中。
--
良久,她才略带颤抖的说∶「少枫!我也爱你!四年多了┅┅我终於等到你这句话了!」-

-  她眼内的情泪早已纷纷滑落。我拚命的吻著她,她也疯狂的回吻著我,两人歇斯底里的吻著对方,顷刻间又掀起了一场更为激烈的暴风雨。-
-
夜早已深,此刻的空间内,只馀两颗悸动的心,相抚直至天明┅┅